“套现”成保险处罚关键词 人保财险半月11家分支机构被罚
2021-03-13 07:30 作者: 郭婧婷 陈晶晶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郭婧婷 陈晶晶 北京报道

3月9日,深圳银保监局对人保财险深圳分公司及相关负责人开出了109万元的罚单,这是半个月内,第11家被监管部门处罚的人保财险分支机构。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处罚事项主要是:给予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编制或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虚构业务套取费用。

无独有偶,因某大型险企分支公司“翻车”,让“虚列费用”这一话题再度进入公众视野并被广泛讨论,所谓虚列费用,是指通过报销虚假不符合实际差旅费、业务招待费、广告费等方式,违规套取资金费用行为。

业内人士认为,上述处罚事项属于保险行业中屡禁不止的“顽疾”,监管部门在处罚上向来“人司”并重,不单处罚保险公司,对相关责任人同样进行问责,并且对责任人的罚款金额追赶公司被罚金额。

不过,此类问题在业内仍是屡罚屡犯,屡禁不止,原因何在?

人保财险领衔处罚榜

据记者统计,近半个月来,人保财险12家分支机构被处罚,最大的一笔处罚金额来自3月9日深圳银保监局的处罚。

3月9日深圳银保监局对人保财险深圳分公司及相关负责人共计罚款109万元。

深圳银保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处罚事由是:未按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费率、财务数据不真实、给予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合同外利益、未经监管机构批准变更营业场所、任命临时负责人未向监管机构报告,被处罚款76万元。6名相关责任人被警告,共被罚款33万元。

在此四天前,3月5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遵银保监罚决字〔2021〕4号~18号共计15张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人保财险贵州省的五家分支机构,合计被罚款47万元。违规事项包括虚挂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和农险费用分摊不真实。

3月2日,银保监会公布渝银保监罚决字〔2021〕9号、10号罚单显示,人保财险潼南支公司因套取保费用于农险部门人员激励,被重庆银保监局罚款15万元;人保财险沙坪坝支公司因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被罚款40万元。

同日,人保财险沙湾支公司因虚假承保、理赔,被塔城银保监分局罚款50万元。

2月25日,银保监会重庆监管局对人保财险重庆支公司连开2张罚单,罚单事由“虚假编制财务资料”,值得一提的是,记者从监管局公布的违规细节发现,人保财险两家支公司对于“虚列费用”的操作手法和利用途径相同。

具体而言: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间,人保财险南川支公司虚假报销广告费、宣传活动费、修理费、印刷费等235.05万元,套取资金200.9万元用于车险、非车险业务销售、农险会议招待、农险部门人员激励、办公维护等。其中,时任农险部负责人庞金平归集资金157.48万元,用于公司使用。

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间,人保财险开州支公司虚假报销广告费、宣传活动费等72.66万元,套取资金64.11万元用于车险、非车险业务销售、农险部门人员激励,其中,公司时任综合部负责人付维翠归集资金42.34万元进行管理使用。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处罚中,虚列费用、套取费用、虚假报销等现金相关套作频频出现,记者就分支机构管理内控等话题向人保财险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资金套现”何以成重灾区

记者据中国银保监会官网数据不完全统计发现,2021年1月~2月,保险行业监管罚款金额累计超过5440万元,处罚事由为“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虚列费用套取资金、虚构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欺骗投保人”,三者罚款累计达到一半以上。

普华永道《2020年度保险行业监管处罚分析》显示,按照罚款金额排名,“编制、提供虚假资料”为 2020 年度保险业最频处罚事由,平均每五张罚单就有一张与其相关。而“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操作手法主要包括编制、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报销未实际发生的服务费;支付未实际发生的培训费用;保单记载虚假电话号码;虚列业务员营销激励方案费用;工作人员故意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进行虚假理赔,骗取保险金;虚构劳务派遣人员、外包劳务费。

多位保险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一直以来,保险公司在业务经营中或多或少存在‘五虚’(虚列费用、虚假承保、虚假退保、虚假理赔和虚挂保费)问题,但是随着监管不断趋严,一些现象已经有所缓解,未来一定是向更合规的方面发展。”

不过,从近年监管处罚案例来看,收效甚微。

业内人士认为,保险业出现上述种种顽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保险公司的规模导向及不合理的考核标准。在“唯规模论”的发展理念下,险企考核机制以保费规模为核心指标,在基层负责人和员工招募等环节,均以其保险资源为首要条件。同时,在基层考核中,以规模指标不断刺激基层机构及人员创收。基层机构业务人员迫于压力,便转而通过虚挂保费、虚列经营费用等一系列造假手段变相应对考核。

谈及系列违规行为屡禁不止的原因,北京中高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基础原因就是行业的发展需要,我国财险产品高度同质化,此竞争环境下导致出现“给投保人合同以外的利益”,以期促成保险合同的签订。

李滨介绍,保险行业主要是靠人海战术,一方面大批量的招人扩充保单,另一方面则虚假增员套取奖励。具体而言,这几年各家保险总公司给基层公司下达奖励政策,奖励衡量标准是增员数量和业务规模。“业务员佣金和增员奖励加起来往往超过首期保费,所以会出现基层机构大规模招人之后,先期缴纳首期保费后,第二年再退保,以套取首年佣金以及奖励费用。”李滨介绍。

“保险是一种金融产品,需要长期的服务。这种金融产品服务,应该由具有金融专业素养的人才来担当,但是保险公司的招人门槛仍然较低。当然现在很多保险公司标榜的都是招收海外留学人才,或者金融学高才生。但实际上,我们大家的业绩来源依旧是身边的朋友,再就是转介绍的方式。其实这种销售模式,也源于消费者对保险的认知问题。消费者并不觉得保险是自己必备的保障,所以我们依旧以人情为销售点。”从业十多年的资深保险代理人对记者表示。

“行业乱象出现同保险行业粗放发展模式,以及大家对市场份额过分追逐理念相关。这种理念和模式传导到基层业务机构时,必然通过各种方式获取业务。在缺乏有效竞争手段情况下,手续费和佣金成为比拼主要阵地,‘更高’的手续费来自不同名目套取出的费用。”关于虚列费用等行业乱象产生的原因,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在朱俊生看来,保险行业应从粗放向高质量发展转型,公司治理结构需要进一步完善,不要过度追逐短期内的市场份额,应布局长远发展,险企不仅关注规模,也关注业务的品质和效益。

一家中型寿险公司个险渠道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一些保险公司人才队伍培养、风险管理技术开发、新产品创新、服务体系建设等多个方面的研发投入存在严重不足。其结果就是,可能就变成“为了大而大”,单纯为了保费而做保费,粗放发展模式带来的结果可想而知。

在李滨看来,治理行业乱象没有“特效药”,“问题核心在于提高普通百姓或者保险消费者的保险意识,保险形成规模后降低保费,这样行业产品可以回归保障,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李滨认为。

朱俊生认为,从监管层面来看,一方面让违规行为付出更高的代价和成本,另一方面可能也要对规则进行调整。“对于市场上常出现的违规现象,要识别研究,背后是否存在‘被动违规’情形,及时通过规则调整,使市场的竞争机制能够发挥作用。”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
网站地图 太阳城亚洲开户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官网
菲律宾太阳娱乐登入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管理网 菲律宾申博官网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娱乐登入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直营现金网 幸运大转盘
申博 申博138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太阳城申博官网
现金网百家乐 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下载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